MurderHeru

可叫我mrdr.
名朋324rd
腾讯扩列可小窗q号。

威爾賽弗的睡前故事。


*威爾口吻

*sob*在好久以前,23D次元有一只不起眼的小六眼章魚…他喜歡毛毯味的三明治和175E國際遊戲開發公司的電玩

當然………*sob*某一個普通的血雨天,六眼章魚——塔姆,在魚樹底下發現了一個用海帶編制的,滑溜溜的袋子,上面寫著“驚喜”。塔姆撿起了袋子,但沒有打開。

塔姆開始好奇,他的想法變成了一個個泡泡,他想“這是什麼樣的驚喜?電玩,三明治,還是他一直想要的,一條有五個頭的狼犬?” 塔姆越想越開心,但他也沒有打開袋子查看。“這一定是別人的驚喜!”這想法讓他有一些沮喪。

“魚樹与鄰居山姆的房子不遠,應該是他的!”塔姆用他的觸手拖著袋子,這一袋驚喜沉甸甸的…會是什麼呢?門口的蚌殼被敲了三次,那只巨大的綠色眼球才終於慢悠悠的打開了門,塔姆後退了一小步,小心翼翼的把袋子往前推了推。“這是您的驚喜嗎?”山姆沉默地盯著袋子,背後一小段神經輕輕擺動兩下,然後關上了門。

塔姆有些失落。“這下好了,我得跑遍35E街才能找到驚喜的主人。”他找到了擅長烘焙的博斯,喜歡嗅聞的艾特基,還有軟乎乎的肉團瑪雅。但博斯衹是邀請他一塊品嚐辣味海苔,艾特基則捂著碩大的鼻子不願靠近,瑪雅也衹是輕輕抖動了兩下身體。

塔姆很難過,他把十二條觸手纏繞起來,不安地扭動著。沒有人告訴他袋子的主人,沒有人認領。“而且袋子很沉…”塔姆擦掉臉上的鹽水,下定百分之千的決心,打開了袋子。

那是什麼?在血月的照耀下,他看見滑溜溜的袋子里盛滿了圓滾滾的固體,都是很黯淡的顏色。塔姆很驚訝,他的觸手小心翼翼地試探著這些冰涼的小玩意,然後捧起了一小堆,看起來像是其他文明里存在的小堡壘。

塔姆小心地倒了回去,它們發出了哢嗒哢嗒的聲音,卻非常舒心。小六眼章魚感到體內有什麼溫暖的東西滿溢出來,把他包裹成一塊兒,就像享受電玩和三明治時一樣。他不明白為什麼……但他知道,這些稀奇古怪的小東西讓他體驗到了驚喜的滋味。

vdrd.“至一位魔術師。”

又或者說,格裡弗。是你的疏忽令惡犬露出了獠牙,而你無力反抗。但我又何必去同你爭論,畢竟你已經躺在這,成為無人悼念的枯骨。

  我並沒有期許,在這一段相處中得到什麼或失去什麼,畢竟我們向來都不願奉獻。

那麼我又該如何說起,从開始的試探到結尾的,极輕的一個親吻。
我曾賞識你,也就是說,愛從來就不存在,至少不存在于我們之間,或者你認為不是。

但不僅僅是出於吸血鬼的基本需求,我欣賞你對知識的渴求,似乎在你看來,真理比生命還要重要。
但你是為了向世人揭示真理嗎?我懷疑,直到現在也是。

還是他人的認可對於你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答案已連同你一起下了地獄,我也無暇顧及,畢竟,在我眼裡,你依舊是一個缺少安全感的男孩,金絲籠里靠叫聲虛張聲勢的藍雀。

……記不記得我問過的問題?
你到底是帝王蝶,還是複王蛺蝶呢?你自認為是哪一種,還是你的知識真的貧乏到連蝴蝶種類都一無所知?
但我有答案,一直都有。

不僅僅對於你……對於我遇到的每一個男孩,女孩。

…總之。晚安,反轉泉的大通靈師,我不會惦記你,永遠不會。今天是20xx年x月x日,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地球依舊旋轉,陽光卻比平時更加灼痛,直到心臟。








……我在開玩笑,吸血鬼祇有一個腐爛的心。

求擴!*AU安利*
Gravity Falls相關。
作者木村淺蔥,已授權轉載。
世界觀及角色變更如下:

Gravity Falls -Reverse AU.
*護身符補充.
圖源s01e04.

是波洛領帶樣式的護身符,也就是說,它並非是一種特殊的稀有礦物,也無法製成。具體地理位置不明,但是日誌2上一定有記載,如果它是在rev !falls之中存在兩個,也證明rm的護身符在被rp摔碎後無法復原,無法再獲得,因而rev雙子之間的爭執因素增加了一個。也就是唯一的護身符到底歸誰。
或許魔力源並非衹是這塊石頭,而是整個個體,但是它的損毀方式就是砸碎石頭。

成年x青年。双rd.

*圣诞节联戏
*青年设
我一向对各种重要节日无感。

和一个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老头,一个忸怩作态的姐姐一起度过,真是“令人神往”!

微微蹙眉凝视腿上包装颜色亮得刺眼的长方体,夸张程度就连丝带都洒满了闪粉(写着大大的PACIFICA。)——err …它们沾得满手都是。

以指尖勾起礼盒边缘挑开,显现在眼前的是一支迷你高尔夫球杆。挑起一侧眉梢揣测这份礼物的含义,余光瞥见塞进海绵填充物的卡片。

“书呆子,圣诞节快乐。:P”……alright.

执起球杆在火光下打量,身后却冷不丁地冒出声音,吓得自己险些松手。

如他本身一般刻板而冷淡,OLD TYRONE.

"Xmas."  …就这样?

"u too."

故作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以球杆一端碰触他腰间,唇角微勾对他的躲避感到颇为得意,启齿以同样简略话语回应。

“所以,在另一个宇宙过得挺好?”礼节性字句不带任何感情流露,句尾刻意拖长上挑加入讽刺意味。

老家伙看起来不怎么乐意开口,pf, 话题终结者。清嗓后再次开口打破僵滞气氛.

"xmas,我想你一定带了礼物,作为gleeful未来家主,喏,你的。"

粗制滥造的报纸被胶带随意的缠在牛皮纸制盒子上当做是包装,随手塞进对方怀里,意料之中地得到他探询似的目光,隐去嘴角顽劣笑容改为一副严肃模样凝视对方,字句之中掺入发号施令的意味。

“不用你费尽心思去猜了,一个茶杯。我的礼物你必须每天都使用,这可由不得你。”

"Hum.这我很难保证,毕竟茶杯这么多,谁又记得你送的是什么样的呢。"

他皱起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这让我大为恼火。“金色的斧头图案。now, 我的礼物。”

那是什么?他拿出两支分别是雪人和麋鹿造型的橡胶糖果,浓郁得刺眼的食用色素,还裹上了一层糖霜,在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ugh.

“就这样,那就是我的礼物?我以为你的岁数很大了。”

显然地,OLD TYRONE 在搪塞我,说话时却依旧面不改色。

“正因为年长才懂得时间的珍贵。你应该庆幸我还记得你的礼物,kiddo.”

“下次你该双倍偿还,作为未来的家主,我该礼貌的收下,现在,给我。”烦躁的吁出口气伸手正要取走,不料对方抬起手臂将礼物举至高处,尽管身高无多大相差,伸手却还是相差半掌左右距离,恶劣的举动令自己愈发地讨厌,心中傲气所趋不愿踮起脚尖。

然后在几刻钟后口腔被塞入糖果,粗糙的糖粒与胶质糖果覆盖舌苔,迥乎不同的甜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乍舌。

柔软发丝被抚摸不由产生抵触,对方的声音竟有了几分笑意。“早点睡觉,kiddo.”

混账。

当着人面恶狠狠咬下半截糖果,咬合臼齿嚼碎胶质吞咽,甜蜜气息依旧萦绕舌尖。沉默着凝视剩余糖果上整齐齿痕,半饷后果断的塞回对方的嘴里。

“Bastard.”

60fo感谢(…)

总之是个点梗帖.双dip,billdip之类的随意,长期有效(…)最希望你们吃vdrd.

格里弗先生们.

*掩埋paro

“What the f…”

      一个因火灾惨遭遗弃的伐木场。俄勒冈州的森林深处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这场火灾竟然没有蔓延开来。

      我和Tyrone——另一个格里弗先生来到这里,通过现场细节而推理出结论的小游戏是我们的消遣之一,没人会否决其中含有的学识与逻辑性.

     驻于储存木材的棚架前探入身子环顾四周,棚架的顶部也被熏黑,每一根木头都没有幸免于难.蹙眉浅叹口气,在适应内部光线后方才进入.

     抬臂以指尖划过焦黑木材意欲判断火灾是人为或是意外,坑洼不平的表皮令人心中泛起不悦,转动眼珠旋即被不远处奇怪现象吸引注意力,半节木头裸露在地面,另一头似乎深深融入水泥地,就像是穿过某种液体一样…怎么可能?而且没有凹陷的痕迹,显然Tryone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俯下身子用手试图拉拽开来,但仅仅是木头上的焦炭沾满了他的掌心,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很明显,事情没有我们想象得如此简单。
     “从未在书上看到过的现象.”他摇摇头,扬手拍去手上稀稀落落的木炭转而看向我.

"…。"张口欲答却被下一秒的突发状况止住话语。
…那可无法用语言形容,你知道吗?就像是一个发亮的灯泡,然后直直地从地下冲出来,同时伴随着恼人的高频噪音,在我来不及思考的时刻这玩意直直地从tyrone的身边滑了过去,我的双眼貌似把他们认作是某种乌贼状的怪物,颜色灰白.但是绝对不是俄勒冈州内已知的生物.

 很遗憾,它并没有留给我仔细观察的机会,而是冲进了树林深处.直至它消失在视线范围外我才回过神来,几乎是踉跄着跌坐在一旁的树桩上。

 “格里弗.!”他看起来依旧惊魂未定,挨着我的肩膀坐下.
“或许…”他的声音多了几分嘶哑“它和这根木桩有什么联系,我的意思是.”tryone又顿了顿,手覆上我的肩膀.“咱们是不是应该照着它飘过去的那个方向再走走…。”

“…你疯了,绝对。”我挑起眉梢,注视他的双眼,笑容多了几分讥讽意味.但不可置否的是,我们都沉迷于探险与新奇事件中无法自拔,且因为它带来的风险与盈利感到乐此不疲.

怪诞新AU 双能AU(下)

作者木村浅葱
已授权
腾讯号 1511725629
欢迎各位一起来玩儿!

Will姓Gleeful,且忠心于Rev双子,在某种情况下充当着Pines双子的守护者.

Rev双子在该AU内较为温和,对待Pines双子的态度类似于兄弟姐妹.而且因为与PINES家族的协定.他们也确实处在统一战线。
(注*NORTHWEST家族并不知晓他们的协定)

RM有着一双带着自主重力场的靴子.是Pines双子送给她的礼物.Mabel将光亮魔法与Dipper做的靴子融合起来.
(注*即飞檐走壁时有苍蓝流光相随)
实际上这个主意是RD提出来的.而且Mabel融入魔力的时候他也在一旁指导.RM并不知情.

dipper的滑板其实每个人都能用.但是因为RD RM Mabel都会飞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在使用滑板.在RD的建议下Dp允许了RD在上面施了法术.除了知晓解密咒语的四人(两对双子)之外.踩上滑板的人会被摔下来或者由Dipper修改程序把对方带到任何别的地方.

怪诞新AU.双能AU介绍(上)

GRAVITY FALLS    双能AU.
作者木村浅葱,已授权转载.

世界观
一个以科技和魔法力量为两大主要势力的世界.

PINES家族 
科技力量的代表,几乎每个人都有着与科技相关的力量,而ford和dipper 的力量似乎是家族中最为强大的.Mabel是派恩斯家族里第一个显现出了魔力特征的孩子
*注:Gideon在该AU内被归为派恩斯家族一员.

GLEEFUL家族(REV!  AU)
魔法力量的代表,家里除了RD RM和will以外没有其他人,曾一度沦为三大家族中最为弱势的家族.但自从RD接过GLEEFUL家家主的担子后,GLEEFUL家就以某种不可置信的速度发展了起来.

NORTHWEST家族
财力雄厚的家族,与PINES家族及GLEEFUL家族有资金援助的关系.因而他们能享受最先进的科技产物和最强大的魔力守护及教学,但因为GLEEFUL家近期发展速度极快甚至有超越NORTHWEST家族的趋势.两家族正处于对峙状态...

CIPHER家族
某个曾经称霸了世界的家族.但在几个世纪(或者更长)以前这个家族突兀的消失了.不管是家族成员还是家族财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伴随着pines双子的出生和GLEEFUL家族的日渐强大,该家族有复苏的预兆.
魔力科技财力都极其强大的家族,许多年来他们的消失都是一个谜,而且几乎处处都有着他们家族的标志,不管是留下来的一些遗址或者是残破的飞行器上都有着三角的符号。CIPHER家家主是Bill Cipher.Will则是被CIPHER驱逐出来的.全体成员为Bill ,Tad ,Kill(注*无红组双子)

角色大体无变更 ,以下为背景和角色间的关系(部分.)
Mabel pines是PINES家族目前唯一一个显露出较明显魔能的人.于是PINES在Stan的建议下与GLEEFUL做了协定,由Rev双子教导Mabel学习魔法.

Dipper Pines从小就很讨Ford喜欢,而身为时空旅行者的Ford就经常从各个时空带来一些小玩意儿给Dipper玩.在Dipper 十二岁的那年夏天,他独自一个人用一些材料,配合Ford给他的,有奇异功能的小道具做出了一个拥有自主重力场的滑板,同年的Mabel也学会了飞行——但是她坚持不用最方便的方式,而是把自己裹在一个粉红色的泡泡里飘来飘去.
注*
Mabel会在Dipper打不起精神的时候用泡泡把Dipper包裹起来,然后自己站/半蹲/趴/在泡泡上面带着Dipper一起飘来飘去
RD认为这毫无意义,但是不可否认这个魔法解决了飞行时魔力者难以保护自身的问题。而RM十分自豪这个“小一号的自己”在魔法上让她的胞弟吃瘪

吸血鬼与格里弗少爷。

“咔哒”.有人踩断了地上的枯枝,某个家伙暴露了身份.格里弗家永远不缺仇人.他们就是蛰伏在潮湿角落的臭虫,巴不得我们灰飞烟灭.
          虽已终止法术可副作用还没有消退,视线依旧是模糊一片,轻啧一声右手抚上胸口湛蓝宝石,刻意保持沉默依靠其他感官察觉对方的动静.
死寂之中单单有着自己的呼吸声.——不太对劲.蹙起眉头正要回过头却被揽住脖颈,双手本能地攥着对方的右臂发力往下拉拽,却感知到异乎常人的冰冷.“……huh?”
分心之时被人狠狠推至墙面,后脑勺的疼痛与嗡鸣之声让自己无法专心发动魔法,半阖双眼紧咬臼齿依靠模糊图像观察男人的下一步动作,胡乱抹去额头汗水调整呼吸.
当务之急是解决他,格里弗.
昏暗灯光下只得窥见一抹猩红色,毫无顾忌的直视自己让心里有点发怵.右手附上左侧胸膛,隔着衣料可依稀判别出军刀的轮廓.
没有呼吸,没有温度.…
是臭名昭著的吸血鬼.
“嘶……”依靠墙壁站起晃动脑袋驱去昏沉意识,吸血鬼的面容逐渐清晰,他咧开嘴角露出獠牙.
"…"警觉地向右侧缓慢移动步履放轻,这时候的位置对自己极其不利.

事情有点棘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