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derHeru

可叫我mrdr.
名朋324rd
腾讯扩列可小窗q号。

致派恩斯!來自比爾賽弗

*來自比爾賽弗的生日賀卡
*8.31雙子生日快樂!!

瞧瞧,瞧瞧!派恩斯家的神秘雙子又得長大一歲!為了慶賀這無與倫比的一刻,你們的老友全能之主特地來拜訪!過去在重力泉的日子還真是令人懷念是不是?像沼澤底蟾蜍珍妮的那塊麵包一樣令人回味,但也是時候踢走這些沉重的日子,迎來新的冒險!就像我們的老麥金利說的一樣,你是個大男孩了,松樹!YEESH, 而你的姐姐還在不合時宜地往鼻子里塞橡皮糖,對於即將迎來的學期心不在焉!

ANYHOW-我不是來這廢話的!

你早就該掘棄學校那些無趣的填詞遊戲和公式了,對不?我可是對你的“青春期心思”瞭解得很,小樹苗!

不得不感慨,男孩!對於13歲以後生活的唯一期待衹是三角函數?WELL, 看看這塊二維三角,他能給你最好的生活建議!在全能之主看來,你的新生活不是場冒險,倒不如是一次糟糕透頂的團体旅遊!一群奇奇怪怪的同行旅客,一位喋喋不休的導遊,這輛大巴根本沒有按照你想要的景點路線行進,導游還強迫你購置根本不需要的紀念品。到了最後,疲憊的你又要掛著那副傻笑拍一張大合照,印上“勿忘美好時光”,那就是你所得到的一切!這可不像他們宣傳冊上所說的一樣,對不?

   我有更好的提議!小小冒險家,當然,和你親愛的姐姐一起,步入探索夢想的彩虹橋!PINES永遠是解謎的關鍵,不是嗎?

你想要成為探險家,而流星想要兩個磕了迷幻粉的高中生小夥子!HA, 對於我來說,這簡單的很,我甚至可以為你創造一個完全符合你想像的次元,讓你成為萬人之上,永恆的神明!而不是和上次那個大泡泡一樣輕而易舉地被毛衣針戳破!

而得到這一切的方式再簡單不過,一個普普通通的握手!然後BOOM,你將得到頂級探險家的名號,野獸見了你就落荒而逃,你將永遠是溫蒂心中的英雄!

儘管你可能見不到你的家人,朋友,但不要緊!追隨夢想總要掘棄過去,就像你的阿福叔公一樣,而且,在那個次元你能擁有更加好的家人和朋友,你的姐姐不會做令人尷尬的蠢事,也不會讓你冷落!

衹要按一下生日賀卡外面的眼球,我就會出現!這個邀請永遠不會過期,隨時可以聯繫我!

ALSO,青春期的小孩應該知道多些真相來治療他們的多動症!

*你的床墊縫隙里其實住滿了小人,他們的帝國正處於全勝時期,趕緊祈禱大掃除的時間沒有這麼快!

*那只寵物豬每天晚上都會在廚房咀嚼麥片,它知道怎麼爬上櫃檯!看來腦力蘑菇的效果依舊存在!

*被你忘在櫃子里的糖果吸引了26E微型生物的注意力,它們決定將這些融化的晶塊當做王國的一大景點!

我相信這些有趣小事實已經能夠讓你驚訝得下巴脫臼!記在你的那本松樹小日誌里,就像另一對派恩斯雙胞胎的之一!但不要學習他在交易過程中違背條款的品格,你們的勇氣与腦子都值得讚賞!

噢,噢!差點忘了,我準備了生日禮物,在你搖頭拒絕時已經晚了!轉個身,金色包裝的禮物盒就放在鋪有紅格子布的桌子上,忽略你父親遞過來的汽水!

SURPRISE!一罐美味的童年回憶,一串鹿牙,一把能吸取快樂的吸管!看看這些精緻的小玩意,在星際集市上它們可值錢得很!

 不要忽略他們的價值,否則你就蠢的像一盤企圖上天體物理課的煎餅!現在,去拆你的其他禮物吧,劇透警告,你會得到一件蠢到爆的襯衫!

ANYWAY, 寫這張賀卡帶給我不少樂趣,但是時候停止了!我還要去多維度酒吧和老朋友一起喝上兩杯海妖精的腦髓,拌上恐懼的那種!你們人類實在是思維簡單的生物——聽不見水滴的尖叫,不懂得云的喜怒哀樂,也看不見動物皮毛里人為留下的怪異圖案!哈……我想你甚至不能破解賀卡上的密碼!派恩斯,答案就藏在這篇祝賀里,希望你還是我所喜愛的那顆小樹苗!

我要停筆了,TEETH在叫我,但是請記住!

诺斯特达马斯其實是个黑客!道德祇不過是懦夫創造的精神牢籠!替我向湯姆斯問好!BYYEEEEEEEEEEEEE!!!!!

WICTQQQEXZSILTACMGVWTIAHKWWBXACOFXSG!

Billdip‖世界上最好的心理医生。(上?)

*OOC.DP视觉注意
…Anyway.

這是一篇日记。

给我自己……或一年后毕业的冒险家dipper.

哈……你好。



日记是一种记录秘密的好办法,的确。

在我十五岁那年,我得出了一個YROOX结论,那就是全世界,乃至我的父母都在反对我的一切行动。

随著一场失败的大考,这种反对开始愈发的明显。

我必须在放学后马上回家,必须马上写作业,同学上門拜访也不被允许。

……我的记忆很RKSVIR模糊。我只记得在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里,母親总能让我为自己的一举一动感到懊悔和负罪感,父亲则沉默寡HDZGX言。

……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成绩一塌糊涂,但是我更不希望父母以這种异常沉默的方式SRMTF來压迫。

寻求帮助當然是第一选择,但我能向谁求助呢?

当然,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

为了保护他的身份,我称他为DR.B。

DR.B是我们学校的心理医生,因两年前一个患有抑郁症症的男孩失踪,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学校聘请了他。

DR.B穿一件黑色毛呢大衣,架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我把作业送去办公室时总要经过他的办公室,似乎每一次我看见他的时候,他都在整理一沓厚厚的文件,十分专注。

尽管有了心理医生,情况依旧没有改善……毕竟没有学生愿意向一个陌生的成年人道出心声。唯有在食堂吃饭时,大家才会偷偷打量这位医生,在被发现目光时又惶然低头咀嚼自己的饭菜。

……在找DR.B前我纠结了许久。 这真的有用吗,还是说我会因为这个轻率的决定而后悔?但在我后悔的前一秒,办公室的门已经被叩响了。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年轻的脸庞。……我从来没有看过DR.B的正脸,大约是一副28,29岁的模样,眼睛是非同寻常的金色。或许是因为正午阳光,我记不清了,这并不重要。

客气的问候几句后,我直截了当地开始讲述自己的家庭情況,我的父母如何对待我,如何冷落我…我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

于是我停下了。

而DR.B只是坐在一边倾听,时不时地点点头。我以为他会像其他人一样说“父母这么做是爱你。”

但他没有,他只是摘下眼镜,凝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你要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心理医生,我们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向我保证在一个月内,我与父母的关系能得到改善,且越来越好 。

我疑虑地看着他,但他也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但我需要你向我保证一件事情。”他变得严肃起来。“明天下午同一时间,你要来到我的办公室,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将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这一点至关重要。”

“DEAL?”他伸出手,音调又变得轻快甚至有些上扬。

…他的手握起来很奇怪,介于温暖和冰凉之间,而不是常人的一样温热。体质的关系,我以充分的理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或许就那么一次,相信这个自称为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一切真的能够回到以前。

而我的直觉没有出错。

TBC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和DR.CIPHER接觸過,除了偶爾路過辦公室時,他會沖著我眨眨眼,或者露出一個微笑。
他的確是最好的學校心理醫生…事情在我回家後的確有了巨大的轉機,家中的氣氛緩和了許多,我也終於能夠選擇我喜歡的學科。
但還有一個疑慮留在我的心頭。
   為何泰維森公園里會出現那具被燒焦的高中生屍體,而且握著我的學生証。
      但我並不想深究,畢竟新的生活就在眼前。

滴。billdip-心理醫生寫文預定。
感情可能不會有過多彰顯,第一人稱為dipper  pines.
有ooc.

賽弗是心理醫生。
dp則是高中生。
靈感來自Worlds  best school psychologist.
非常妙。

求擴!*AU安利*
Gravity Falls相關。
作者木村淺蔥,已授權轉載。
世界觀及角色變更如下:

無題。


派恩斯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了,他颤抖着握紧手里的小刀,看着这个恶魔一样的医生蜷伏在地面上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方才发生的一切正是赛弗所始料未及的。

真是狼狈,他早就应该在前天晚上值班的时候给男孩注射过量的吗啡,那会方便很多,不过现在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该死的。他从齿间硬是迸出这么几个字来,在昏暗的光线下他的小腹涌出大片粘稠的黑,那让迪普开始感到反胃和晕眩,但起码这不会置他于死地。

然后病房里归于沉寂,唯独留下比尔的喘息,迪普这才踉跄着坐回病床上,在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心惊肉跳中,他头一回这么想放声哭泣,却怎么也做不到。天啊!他在心中这么感叹着,向后倒在凌乱的被褥里。 这一切都快让他疯掉,最好在太阳升起前先打个盹。

他在惡魔懷中戰慄不止,擁抱的溫暖連同那些驚惶的淚水一起糅合成某種晦暗不清的情緒,接著派恩斯義無反顧地舉起手中的利刃,劃开了逃跑的一線生機。
那時賽弗正要低頭吻去男孩的淚水,一切靜止了。

Billdip.(2)囚禁play?


然而他的小松树并没有如他所愿的露出十二岁时的神情,坚定而勇敢,尽管还冒着点傻气.

现在的派恩斯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迷惘的小鹿,整个人保持着回头的样子僵在那里,眼神除了不知所措甚至还有几丝惊惧,嘴半张着却并未吐出只字,可以看见纸盒提手被他的拳头攥得发皱了.

赛弗挑高了眉毛,对于这个许久未见的小小探险家的表现感到有些失望.很显然某些东西随着他的成长被磨去了——拜托!一个十四岁的青少年而已,学校的条条框框给了他有局限性的思维吗?痛斥这些该死的三维生物!…

“你不是被我…”dipper的声音非常轻,似乎他自己也根本没有底气说出这句话,在吐出几个字后又停了下来,褐色眼睛不安分地四处扫视.

“听着!伙计,如果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能打败恶魔,那全能之主就不能回来吗?而且我现在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据!”bill不自觉地扬起下巴,然后用力的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ANYWAY!我回来了,而且为你准备了非常多的惊喜!这所房子也是!"

在对方用力的拍打肩膀后派恩斯才如梦方醒,这可能是他在初中时期所经历的最糟糕的事情,比他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的计算题还要糟糕. 曾经差点毁掉重力泉的恶魔回来了,还一脸得意地声称他准备了诸多惊喜!那会是什么?一轮又一轮的毁灭和无序吗?

“我不知道.”dipper喃喃道,他往前迈开一步,转过身去顺势从对方的手中挣脱开来.他的视线在一旁雪白的墙壁与面前假惺惺的恶魔徘徊,他不知道是要继续留下来还是赶紧离开…或许他可以靠此再拯救世界,真真正正地成为一个人人皆知的英雄。

派恩斯又开始迷茫了,在思考的顷刻间他又再次分神,蛋糕盒的提手把指节周围的皮肤勒得青白.mabel…她还在等着自己的惊喜.在想到这儿后一切都又明晰起来,反正自己不管如何努力,恶魔还是会归来.为什么不把这项重任交给更加有能力的人呢?自己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学生而已.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回家,给胞姐递上那份蛋糕. 

去他的拯救世界!派恩斯在经历过上一次的灾难后已经疲累无比,而面前这个恶魔永远都是一副胜利的得意神情.赛弗准是想再看一次他狼狈的模样——不能让恶魔得逞.

dipper这么想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外皮,然后鼓起勇气再一次直视对方的双眼.“听着,恶魔,我想你已经在小镇里闹够了,现在还想要我怎么样?整天跟在你的身后跑来跑去防止灾难发生?!”

"什么?!我的小树苗,我可从没有要求你这样做,但是我非常喜欢你手忙脚乱的样子!就像是即将被我炸掉的星球原住民!赛弗一向乐于品尝这些粘稠的情绪!"赛弗丝毫没有在意面前恼怒的小家伙,他扬起手,旋即一个巨大的蓝色荧光屏幕浮在身后,正是当年派恩斯双子的模样,bill笑得更加开心,却又在顷刻间变成沮丧的面容.“可是你现在呢,我的小松树?你心中那棵用怪奇事件浇灌的树苗倒下了!然后你再次变得碌碌无为!”“我才不会碌碌无为…我”

“嘘!现在你应该保持安静而不是吵吵嚷嚷!仔细听好我接下来的话!”

dipper下一秒被扯进了一个算不上温暖的怀抱,bill撇撇嘴,派恩斯的体格并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   他捏着男孩柔软的手轻啄一下手背,顺势取走了蛋糕盒.

“蛋糕我会补偿你的。现在,留下。”

他的声音又刻意放低,凑近了小树苗的耳尖.

这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否则流星将会陨落。”

@洛初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