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rderHeru

可叫我mrdr.
名朋324rd
腾讯扩列可小窗q号。

Billdip‖世界上最好的心理医生。(上?)

*OOC.DP视觉注意
…Anyway.

這是一篇日记。

给我自己……或一年后毕业的冒险家dipper.

哈……你好。



日记是一种记录秘密的好办法,的确。

在我十五岁那年,我得出了一個YROOX结论,那就是全世界,乃至我的父母都在反对我的一切行动。

随著一场失败的大考,这种反对开始愈发的明显。

我必须在放学后马上回家,必须马上写作业,同学上門拜访也不被允许。

……我的记忆很RKSVIR模糊。我只记得在我人生中最灰暗的日子里,母親总能让我为自己的一举一动感到懊悔和负罪感,父亲则沉默寡HDZGX言。

……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成绩一塌糊涂,但是我更不希望父母以這种异常沉默的方式SRMTF來压迫。

寻求帮助當然是第一选择,但我能向谁求助呢?

当然,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

为了保护他的身份,我称他为DR.B。

DR.B是我们学校的心理医生,因两年前一个患有抑郁症症的男孩失踪,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发生,学校聘请了他。

DR.B穿一件黑色毛呢大衣,架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我把作业送去办公室时总要经过他的办公室,似乎每一次我看见他的时候,他都在整理一沓厚厚的文件,十分专注。

尽管有了心理医生,情况依旧没有改善……毕竟没有学生愿意向一个陌生的成年人道出心声。唯有在食堂吃饭时,大家才会偷偷打量这位医生,在被发现目光时又惶然低头咀嚼自己的饭菜。

……在找DR.B前我纠结了许久。 这真的有用吗,还是说我会因为这个轻率的决定而后悔?但在我后悔的前一秒,办公室的门已经被叩响了。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年轻的脸庞。……我从来没有看过DR.B的正脸,大约是一副28,29岁的模样,眼睛是非同寻常的金色。或许是因为正午阳光,我记不清了,这并不重要。

客气的问候几句后,我直截了当地开始讲述自己的家庭情況,我的父母如何对待我,如何冷落我…我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

于是我停下了。

而DR.B只是坐在一边倾听,时不时地点点头。我以为他会像其他人一样说“父母这么做是爱你。”

但他没有,他只是摘下眼镜,凝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你要知道,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学校心理医生,我们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向我保证在一个月内,我与父母的关系能得到改善,且越来越好 。

我疑虑地看着他,但他也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但我需要你向我保证一件事情。”他变得严肃起来。“明天下午同一时间,你要来到我的办公室,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将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这一点至关重要。”

“DEAL?”他伸出手,音调又变得轻快甚至有些上扬。

…他的手握起来很奇怪,介于温暖和冰凉之间,而不是常人的一样温热。体质的关系,我以充分的理由打消了这个念头。

或许就那么一次,相信这个自称为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一切真的能够回到以前。

而我的直觉没有出错。

TBC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