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榆昃

林榆昃/卡拉昆迪
gf,迪士尼,南方公園.
名朋324rd,半吊子寫文的
纯音乐爱好者,顱內填坑。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和DR.CIPHER接觸過,除了偶爾路過辦公室時,他會沖著我眨眨眼,或者露出一個微笑。
他的確是最好的學校心理醫生…事情在我回家後的確有了巨大的轉機,家中的氣氛緩和了許多,我也終於能夠選擇我喜歡的學科。
但還有一個疑慮留在我的心頭。
   為何泰維森公園里會出現那具被燒焦的高中生屍體,而且握著我的學生証。
      但我並不想深究,畢竟新的生活就在眼前。

滴。billdip-心理醫生寫文預定。
感情可能不會有過多彰顯,第一人稱為dipper  pines.
有ooc.

賽弗是心理醫生。
dp則是高中生。
靈感來自Worlds  best school psychologist.
非常妙。

求擴!*AU安利*
Gravity Falls相關。
作者木村淺蔥,已授權轉載。
世界觀及角色變更如下:

無題。


派恩斯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了,他颤抖着握紧手里的小刀,看着这个恶魔一样的医生蜷伏在地面上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方才发生的一切正是赛弗所始料未及的。

真是狼狈,他早就应该在前天晚上值班的时候给男孩注射过量的吗啡,那会方便很多,不过现在也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该死的。他从齿间硬是迸出这么几个字来,在昏暗的光线下他的小腹涌出大片粘稠的黑,那让迪普开始感到反胃和晕眩,但起码这不会置他于死地。

然后病房里归于沉寂,唯独留下比尔的喘息,迪普这才踉跄着坐回病床上,在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心惊肉跳中,他头一回这么想放声哭泣,却怎么也做不到。天啊!他在心中这么感叹着,向后倒在凌乱的被褥里。 这一切都快让他疯掉,最好在太阳升起前先打个盹。

他在惡魔懷中戰慄不止,擁抱的溫暖連同那些驚惶的淚水一起糅合成某種晦暗不清的情緒,接著派恩斯義無反顧地舉起手中的利刃,劃开了逃跑的一線生機。
那時賽弗正要低頭吻去男孩的淚水,一切靜止了。

【未授权翻译/Transcendence AU】Demonology 101

真的是太棒了……

T&A联合翻译:

原作者:Feneri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70271


翻译:Al.




绪论:


恶魔学101:恶魔学的绪论,是这门学科的基础。包括如下重点:恶魔到底是什么、召唤恶魔的危险性、一些关于恶魔交易如何运作的现代理论,还有一些最著名的恶魔的基本概况。在这门课里被召唤的只有基础的小恶魔,用来演示召唤的原理。
没人会预料到恶魔学101会变成恶魔学458:Alcor学。






恶魔学101通常是对恶魔学感兴趣的学生接触的第一节课。和所有入门学科一样,它包括了一些基础:恶魔到底是什么,被广泛接受的现代恶魔交易理论,一些著名的恶魔的基本概况,还有召唤恶魔、对付恶魔危险性的严重警告。即使是谨慎的专业人士也不可以保证你的安全,除非你执意送死。


尽管如此,艾弗里·落叶松教授一直认为在学期中召唤一两个小角色还是很有用的。经过一个月的可怕警告,被很好的表明的一点就是如果你能说出一个恶魔的名字,你就不会被撕成碎片。当谈到恶魔时,过于恐惧和过于自信一样危险。像一些简单又无意识的灵是很容易召唤的,看起来也很有趣,容易被结界控制住。更不用提一个月过后学生们的那种兴奋劲了——总想看被召唤出来的东西,不管那东西多么小。


超过一百双眼睛热切地看着他,当他在礼堂的水泥地面上画下结界的最后一笔,教授解释说他这么做是因为要保持谨慎,让结界可以容纳比你想要的召唤物更强大的东西,以防万一你出了什么岔子。他刺破手指,开始吟诵咒语。


一阵原始的恐惧感席卷了教室,艾弗里教授立刻知道了一些东西肯定出了大差错。这本应该只有一团火苗,而不是这个。


当阴影开始聚集在房间里显现出一个熟悉的模样,教授的心都要停跳了。那是属于他的——令人尊敬的恶魔学家们公认的最强大的恶魔。


“谁有胆召唤了ALCORTHE DREAMBENDER?”


教授的结界是用来控制中小型恶魔的,可不是这种。实际上,也根本没有什么结界能强大到控制住Dreambender。他没准还能驱逐高阶恶魔,但可没有方法驱逐Alcor回到Mindscape。现在他只能做一件事。


“哦,伟大的Dreambender,”他说,“这儿肯定有误会。我们真的没想打扰您。我们本……”


“恶魔系有个冰箱,我要里面的东西。”


“什么……但……就这个?”艾弗里教授的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


“然后我就恕你的罪,就这次。”Alcor说完他的话。


“但……这……当然!当然当然,您想要冰箱里的什么都行。”


“很好。”Alcor说。然后他便消失了。阴影回到了它们原本的位置,压抑的恐惧离开了房间。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艾弗里教授说,“这就是你为什么必须时刻警惕着,你召唤的并不一定是一想要的。别自大地以为你总能成功。下课吧。”


学生们以最快的速度鱼贯而出,艾弗里教授瘫倒在地,头撞到了讲台,他的心脏跳个不停。他感觉如此庆幸,Alcor已经很仁慈了。以他的力量和不可预测性,恰巧碰到Alcor心情不错真的是积了八辈子的大德。他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样,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就这样了,”他说,“从今天开始我就只在召唤实验室召唤恶魔。”


他慢慢收拾起讲义放进包里。不过还有一件事困扰着他。恶魔系的大冰箱通常是用来贮藏献祭所用的生肉的(偶尔有人类的尸体)。不过那时恶魔系的冰箱里并未储存那些东西。唯一的东西是艾弗里教授的食品袋,他本要拿回家的。


一个魔鬼要三盒浆果冰淇淋做什么?


 ---


谢天谢地,艾弗里教授直到周三都没有课。恶魔学101灾难后空闲的那些天教授冷静下来仔细思考。那本应该是场灾难,可是没有。根据的Alcor不可控制的力量,他只能是最可能与之讲道理的恶魔。没人受伤,牺牲的仅有的东西只是三盒冰淇淋。


不过令他松了一口气的是下节课召唤会在召唤实验室进行。哪里有一整套设备来辅助控制不那么友好的恶魔,保护旁观者。虽然在恶魔学262:规矩与礼仪这节课里不会召唤什么强壮的恶魔,但经过了周一的意外之后,他不想再冒任何风险。


他仔细地检查画下的圆圈里的每一个符号,每一条线,确保万无一失,召唤出来的东西一定是 Kikilik the Chirpy而不是Alcor,或者主啊,那些更糟的东西。所有祭品就位,结合着最强的结界,他刺破手指开始吟诵咒语。


原始的恐惧掠过整个房间,阴影开始舞蹈。艾弗里教授都要窒息了,Alcor肯定不乐意被意外地召唤两次,更不用说是被同一个人了!在阴影开始聚集时他下意识地按了紧急状况按钮。


圣水从顶喷式的喷淋头洒下来,足够把小恶魔们逼回到他们自己的Mindscape。


一柄黑色的雨伞啪的一声打开了。警笛一下子寂静下来。喇叭里响起了音乐。


“哦,我在雨中歌唱……”


---


艾弗里教授非常担心周四的课,恶魔学352:恶魔的特征。他计划召唤Persenak the Persnickety[1],冒然的改变课程会让计划被打乱。所以,他手指交叉,祈祷这次召唤能按计划进行。


他更仔细地检查圆圈里的符号,确保各式各样的清洁用品就位,这是召唤Persenak所必须的祭品规格。他一直强调要小心谨慎,以免召唤出你不能解决的恶魔。


这个班,被谣传在一周之内召唤出两次Alcor的这个班,选择对谣言不做任何评价。


又一次他刺破手指,吟诵咒语,之后……什么事都没发生。教授长舒一口气。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召唤总好过对抗一个愤怒到极点的恶魔。当然,这虽然偏离了课程安排,但……


实验室另一侧的门突然砰得打开。一个男人推着装满清洁用品的小车经过。他一直吹着欢快的曲调,但不知怎的,每个人的头发都竖了起来。他打扮得好像是大学清洁工。然而没人记得会有清洁工穿着金色和黑色的连衣裤,也没人记得哪个看门人有着金色的瞳孔和黑色的虹膜,一对翅膀从他的下腰部绽开来,他带着一顶棒球帽,飘在头上几英寸的地方。


全班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男人推着清洁车穿过实验室,走进召唤圈中间。


“嗨!”他大声说,“有人召唤了ALCOR THE JANITOR[2]吗?”


---


不要管这节课的名字,恶魔学412:召唤与符号,这节课不会再召唤恶魔了。到了周五,艾弗里教授简直不能再高兴了。


“你们看,”他讲到,切换到下一张幻灯片,“改变符号本身对召唤力量没有多大影响。符号的意义才是最重要的。一个最好的例子就是Xoxers the Transmuted。他的召唤圈,看这里,包含欧洲炼金术符号,但……”


“教授!”一个学生打断他,“那是不是Alcor的召唤圈?”


“您为什么在底下做了一个小动画,那个按钮上写着“召唤”?”另一个学生接上话。


“什么!?”


艾弗里教授几乎是立刻转过头来,惊恐地盯着屏幕上的Alcor开始聚集。底部有一行滚动的文字,确实写的是“召唤……”


教室的喇叭里响起噗的一声,之后随着的是凯旋的音乐。一个小小的Alcor出现在屏幕上,伴随着卡通式的烟雾,还有彩色纸屑的雨。


【我回来了!!!!!<3 <3<3 :) :)】


然后所有的灯都熄灭了。


---


差不多过了八周,大学才重新开课。六个星期用来在Alcor电脑病毒扩散到全世界之前阻止它,剩下的两个星期用来给学校散味,直到气味可以忍受。Alcor病毒断掉了所有装着动物标本和祭祀尸体的冰箱的电。


艾弗里·落叶松教授这八周的每一天都在自己地下实验室里召唤恶魔。一开始他只是召唤小恶魔,那种在安全召唤清单里的小角色。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变得越来越绝望,他开始召唤他所能想到的每一个恶魔。


每一次召唤都产生了一个恶魔,还与他们通常的描述相符。但每一次召唤出来的明显就是Alcor the Dreambender,并且还愚蠢地半心半意地模仿着要召唤的那个。(大多数恶魔又不只是有金色和黑色两种配色)


当教授被压力逼疯了,他干脆直接召唤了Alcor本人。他得到了一个细节做的很好但明显是假的像Alcor的傀儡。教授知道那不是恶魔本人的原因是他看见了Alcor躲在房椽上,熟练控制着傀儡的线,而且他的腹语说得很糟。


大学里一片混乱,Alcor病毒扰乱了一整年的计划,还挥霍了半个学期的时间。(连同五十万美元的动物标本和尸体)


所有学生的上学期学费和书本费都免了,下学期的课又开始了。这远比费力赶那八周拉下的课要好得多。艾弗里教授怀着希望和恐惧的心情,期待着这个新学期的到来。


这个诅咒肯定不能永远跟随他,是吧?


---


“好了,”艾弗里教授所,转身去面对他的恶魔学372课。“我们已经把每个符号确认了三遍,把祭祀用的羊肉精确到了微克。”他停顿了一下,让学生们注意力集中些。“你们愿意赌多少钱,来赌我们得到的就是Nilliska the Apathetic?”


没有一个学生和他打赌。


艾弗里教授举起手指吟诵咒语。原始的恐惧席卷了整个教室。


现在大家都习惯了。


“是谁胆敢召唤ALCORTHE AIRBENDER[3]


艾弗里教授长叹一声。全班都发出失望的声音。Alcor穿着黄色和橘黄色的长袍,肩上扛着一柄雕刻权杖,蓝色箭头形状的纹身从他的手臂上延伸下来。他跨坐在一头毛茸茸的长得像绵羊、野牛和河狸的生物[4]上。


艾弗里教授无语地把一袋虫虫软糖扔给他,恶魔立刻不见了。


“好吧,”他对全班说,“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任何人能知道这次他想要什么东西的,能得到额外的学分。”


---


“我们很抱歉,艾弗里教授,但我们不能任由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副校长遗憾地摇摇头。


“你以为我是故意召唤Alcor的吗,难道为了取乐吗!?”艾弗里教授一下子站起来,“我试尽了各种办法不让他出现。但他每次都来,不管我做什么!”


“听着,”副校长举起手,“我不认为这事与您有关,而且您没有采取所有合理的预防措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议您休假而不是开除您,现在还没人受伤,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别人会以为我们在做什么事。至少我们要表现的积极主动一些。更不用提如果事情变得更糟,您也不会在火线上。”


“所以这还是为了我好?”教授克制住冷笑的表情,“真大方。”


“听着,我知道这对您不太公平。”副校长回答,“但是我,还有董事会的其他人都认为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带薪休假,奖金照给。我们只想让您退一步看一看我们最近新雇的教授会不会得到相同的结果。”


---


“那么,据我所知,你们之前的教授在画召唤圈时有些马虎。”盖茨教授轻轻笑了笑,“这就是为什么我昨天晚上把我的召唤符号检查了两遍,又在今天早上检查了一遍。我喜欢在画完之后用点时间看看它,然后再开始召唤恶魔。你们会为你们错过的那些惊奇的。”


他用消毒针刺破手指。


“我们已经验证了我们的召唤圈是没有问题的,”盖茨教授继续说。“我们会召唤到Naggle the Noxious,并且有信心召唤到他。”他转身对着召唤圈念咒语,“好极了,看看阴影是如何在圆心凝结的……”


“是谁敢召唤ALCORTHE DREAM-SOFA?”


---


“绝不。”


“听着艾弗里,我们很抱歉。现在非常清楚了,这不是你的错。我们只是做了对大家都好的决定。”副校长捏着自己的鼻梁。“如果您回来教书,我们甚至还愿意给您一笔奖金。”


“不行就是不行。”艾弗里教授的声音很坚决,“我发现我很享受自己的假期。我还要提醒你一下,这是你强迫我休的假。在那结束之前我不会回来的。就像我们说好了的。”


“如果不是绝望到极点我们是不会打扰您的!听着,我们都走了六个恶魔学教授了!我们联系过北美的所有恶魔学家,没一个人想在这里任职,不管我们给什么好处。”


“我告诉你,这学期,这整个学期就是坨屎。我才不想半途上车,不管你怎么诱惑我。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想再看见 Alcor the Dreambender了。太迟了。”


“艾弗里,请理智一点……”


“我非常理智,我可不想再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了。现在,很抱歉,我半个小时后要带我的孙子孙女去动物园了。”


“艾弗里……”


*关门声*


副校长盯着电话足足有五分钟。“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之后,便响起了敲门声。


---


“下午好啊!欢迎来到恶魔学101。”


全班盯着新来的恶魔学教授。全部的一百三十七双眼。


“我是 Alcor the Dreambender,但你们可以叫我冬青木教授。在落叶松教授回来之前我带你们的恶魔学课程。”


寂静。


“嗯,既然没有问题……”


“这合法吗?”一个学生脱口而出。


Alcor歪着脑袋,“嗯,就目前来说,雇主对雇员的种族有歧视才是不合法的,我可以完美地胜任这份工作。我在俄勒冈州立大学得到了恶魔学的博士学位。还有问题吗?”


“你会杀了我们吗?”


“除非你给我个理由。还有其他人吗?”


“有平时分吗?”


“这个问题我一会儿再回答。首先我要强调一些问题。”他伸手很快在白板上画了一个召唤圈,“如果你需要帮助,你可以用这个召唤圈找我。但只能用于学术帮助或者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校外的乞求请用正常的召唤圈召唤我。我接受你们迟交作业,但每次迟交我就扣你百分之五的平时分。为了记录在案,如果你没交作业还召唤我是不恰当的,还有是的,按时出席占百分之五的平时分。好好来上课你会没问题的。最后,因为大学的校规,我对剽窃和作弊持零容忍态度。我们将在休息后讨论到底是什么构成了作弊,但……”他突然看向全班,不知怎的,和他们全部的一百三十七个人同时对上眼。“相信我。我会知道是谁做了弊的。最后,我们的分都是能商量的,我愿意灵活地考虑环境因素和你们努力情况的综合因素。然而,如果你能说服我给你高分……”


他微笑。


“你会得到你的分的。”








[1] 洁癖;挑剔鬼妖精


[2] ALCOR THE JANITOR,看门人安国


[3] ALCOR THE AIRBENDER,气宗安国。气宗是《降世神通》(美国动画片)的梗。


[4] 这是气宗的飞天蛮牛



那是由烏黑的發梢滴落下的晶瑩,沉澱了梔子花的芬芳與女人的溫熱氣息,他不由自主地張開了嘴,感受到每一滴水珠滲透進他的臉頰,舌尖,蜿蜒而下,直抵心臟。

Gravity Falls -Reverse AU.
*護身符補充.
圖源s01e04.

是波洛領帶樣式的護身符,也就是說,它並非是一種特殊的稀有礦物,也無法製成。具體地理位置不明,但是日誌2上一定有記載,如果它是在rev !falls之中存在兩個,也證明rm的護身符在被rp摔碎後無法復原,無法再獲得,因而rev雙子之間的爭執因素增加了一個。也就是唯一的護身符到底歸誰。
或許魔力源並非衹是這塊石頭,而是整個個體,但是它的損毀方式就是砸碎石頭。

成年x青年。双rd.

*圣诞节联戏
*青年设
我一向对各种重要节日无感。

和一个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老头,一个忸怩作态的姐姐一起度过,真是“令人神往”!

微微蹙眉凝视腿上包装颜色亮得刺眼的长方体,夸张程度就连丝带都洒满了闪粉(写着大大的PACIFICA。)——err …它们沾得满手都是。

以指尖勾起礼盒边缘挑开,显现在眼前的是一支迷你高尔夫球杆。挑起一侧眉梢揣测这份礼物的含义,余光瞥见塞进海绵填充物的卡片。

“书呆子,圣诞节快乐。:P”……alright.

执起球杆在火光下打量,身后却冷不丁地冒出声音,吓得自己险些松手。

如他本身一般刻板而冷淡,OLD TYRONE.

"Xmas."  …就这样?

"u too."

故作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以球杆一端碰触他腰间,唇角微勾对他的躲避感到颇为得意,启齿以同样简略话语回应。

“所以,在另一个宇宙过得挺好?”礼节性字句不带任何感情流露,句尾刻意拖长上挑加入讽刺意味。

老家伙看起来不怎么乐意开口,pf, 话题终结者。清嗓后再次开口打破僵滞气氛.

"xmas,我想你一定带了礼物,作为gleeful未来家主,喏,你的。"

粗制滥造的报纸被胶带随意的缠在牛皮纸制盒子上当做是包装,随手塞进对方怀里,意料之中地得到他探询似的目光,隐去嘴角顽劣笑容改为一副严肃模样凝视对方,字句之中掺入发号施令的意味。

“不用你费尽心思去猜了,一个茶杯。我的礼物你必须每天都使用,这可由不得你。”

"Hum.这我很难保证,毕竟茶杯这么多,谁又记得你送的是什么样的呢。"

他皱起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而这让我大为恼火。“金色的斧头图案。now, 我的礼物。”

那是什么?他拿出两支分别是雪人和麋鹿造型的橡胶糖果,浓郁得刺眼的食用色素,还裹上了一层糖霜,在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动作。ugh.

“就这样,那就是我的礼物?我以为你的岁数很大了。”

显然地,OLD TYRONE 在搪塞我,说话时却依旧面不改色。

“正因为年长才懂得时间的珍贵。你应该庆幸我还记得你的礼物,kiddo.”

“下次你该双倍偿还,作为未来的家主,我该礼貌的收下,现在,给我。”烦躁的吁出口气伸手正要取走,不料对方抬起手臂将礼物举至高处,尽管身高无多大相差,伸手却还是相差半掌左右距离,恶劣的举动令自己愈发地讨厌,心中傲气所趋不愿踮起脚尖。

然后在几刻钟后口腔被塞入糖果,粗糙的糖粒与胶质糖果覆盖舌苔,迥乎不同的甜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乍舌。

柔软发丝被抚摸不由产生抵触,对方的声音竟有了几分笑意。“早点睡觉,kiddo.”

混账。

当着人面恶狠狠咬下半截糖果,咬合臼齿嚼碎胶质吞咽,甜蜜气息依旧萦绕舌尖。沉默着凝视剩余糖果上整齐齿痕,半饷后果断的塞回对方的嘴里。

“Bastard.”